<td id="rlecd"><ruby id="rlecd"></ruby></td>
  • <code id="rlecd"></code>
      <acronym id="rlecd"></acronym>
      <p id="rlecd"><strong id="rlecd"><small id="rlecd"></small></strong></p>
    1. <object id="rlecd"></object>
    2. <acronym id="rlecd"><strong id="rlecd"></strong></acronym>

      《南海名人》系列:陳子壯—碧血丹心薄云天

      來源:南海歷史文化叢書《南海名人》 訪問量:- 發布日期:2021-10-09 10:16:06

      陳子壯.jpg


        嶺南名士陳子壯(1596—1647),字集生,號秋濤,謚號文忠。南海沙貝村(今廣州市白云區石井鎮沙貝村)人,是明代著名的詩人、書法家、抗清英雄,為明末“嶺南三忠”之首,其活動足跡遍及廣州城鄉及嶺南諸地。


        陳子壯的父親陳熙昌是個飽讀詩書的進士,在朝廷做過官,母親是知書達理的大家閨秀,伯父陳熙韶在廣西思恩府當知府。因此,他自幼即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,四歲能文、七歲能詩,有神童之稱。

        陳子壯少年聰慧,一年中秋節晚上,父親陳熙昌在官邸的花園宴客賞月。其時天色朦朧,薄云遮月,一位在陳家赴宴的嘉賓頗感遺憾,便信口吟出兩句詩:“天公今夜意如何,不放銀燈照碧波?!蹦陜H七歲的陳子壯聽罷,即隨口應道:“待我明年游上苑,探花因便問嫦娥?!痹捯粢宦?,贏得滿堂喝彩贊嘆。更為巧合的是,時隔16年后,陳子壯果然高中探花,成為傳誦一時的佳話。

        1625年,陳子壯出任浙江鄉試主考官。時值權奸當道,奸賊魏忠賢等把持朝政,曾想籠絡他。魏忠賢新修府第,請他題寫“元勛”二字的匾額。陳子壯生性耿直,對此極為反感,便推辭不寫。他還撰文《論歷代宦官之禍》論述和揭露歷代宦官之禍,進呈給皇帝。魏忠賢自然十分痛恨,大怒:“何物陳子壯,竟敢逆我意!”隨即派黨羽搜集陳子壯在浙江主持鄉試時所言“庸主失權,英主攬權”等話語,將其意歪曲為誹謗皇帝?;栌沟奶靻⒒实劬谷黄犉?,罷免了陳子壯父子的官職。

        后天啟皇帝駕崩,思宗朱由檢即位,魏忠賢迅即垮臺。陳子壯得以復出,恢復了左春坊左諭德的官職。但到任兩個月后便因父喪匆匆南歸,丁憂服滿回京,升禮部侍郎兼侍讀學士,充經筵日講官。每當在群臣滿座的殿堂中開講,陳子壯總有治國安邦的滔滔宏論,君臣皆為之擊節叫好。

        1636年,崇禎皇帝為了羅致人才,進一步擴大朱姓宗室的勢力,下詔“凡宗室中如具文武才智者,許改秩授職”。所謂“許改秩授職”,即允許不經正當途徑做官,而做官就意味著增加俸祿、進而增加財政開支。而且當時藩王、宗室的權力已經很大,嚴重影響到各級官員的行政效率。深知“許改秩授職”之害的陳子壯上書千言,請求皇帝收回成命。此舉激怒了眾藩王,合伙詆毀陳子壯,指責他離間皇族。沒有主見的崇禎皇帝便下旨刑部,以“非祖間親”的罪名將陳子壯投入監獄。身陷囹圄將近半年,陳子壯經群臣營救而出獄,黯然黜職歸鄉。

        在廣州白云山九龍泉,陳子壯修建云淙別墅,集杜甫詩句在門外自書一聯:“天下何曾有山水,老夫不出長蓬蒿?!庇峙c其弟陳子升及黎遂球、區懷瑞、曾道唯等12人修復南園詩社,世稱“南園十二子”,終日吟詩唱和。翌年,陳子壯在禺山書院授徒講學。

        1643年,廣州及鄰近數縣發生大災荒,糧價高漲,廣州城內乞討者日漸增多。陳子壯不但自己出資,還四處奔走籌款,組織救濟。他在城內分區設點,每天向饑民施粥。據《廣東通志》記載,數千人因得到他的救濟而存活下來。

        1644年,李自成攻陷北京,崇禎皇帝自縊,清軍很快占領了北京。不久,明福王朱由崧在南京稱帝,號弘光,任命陳子壯為禮部尚書,加太子太保。

        京師失陷的消息傳到廣州,陳子壯悲痛欲絕。他馬上組織義軍,操練兵馬,次年率師北上,準備赴任保衛福王。到達蕪湖時,南京已經失陷,馬士英帶著皇帝潛逃,不久,君臣均被清兵俘獲,陳子壯只好退兵回廣州。

        陳子壯在廣州捐資倡議,不斷招兵買馬,擴大力量。陳子壯雖是書生出身,投筆從戎,但他熟讀兵書,行軍布陣頗見兵法之妙,出兵作戰時常身先士卒。在廣東轉戰兩年,挫敗過不少強敵,因而有粵東儒將之稱。1646年,丁魁楚等一班明朝舊臣在肇慶擁立桂王朱由榔為帝,史稱南明永歷皇帝。這時陳子壯駐守九江,永歷帝封他為東閣大學士,兼吏兵禮三部尚書,督辦廣東、福建、江西、湖廣軍務。

        廣州城陷后,陳子壯和弟弟陳子升毀家紓難,捐資募兵,在南海九江舉旗誓師。他和陳邦彥、張家玉等義軍,在廣州城郊、增城、清遠、高明一帶互為犄角,狙擊清軍。后來這三人被后人稱為“嶺南三忠”。他們又會集舟師六千余乘戰船進攻廣州,可惜因城中內應失誤,謀泄事敗。這一仗,陳子壯的大兒子壯烈捐軀。后來,清軍分兵攻打九江及高明城,陳子壯退至高明,率全城軍民晝夜登城防守,清軍屢攻不下,便偷偷地掘地道入城,放炸藥引爆。城破,陳子壯及其幼子被俘,隨后被押回廣州。

        明朝降將、清總督佟養甲,以殺害陳子壯的幼子相要挾,妄圖逼迫陳子壯變節。陳子壯卻寧死不屈,說道:“權操手,不在子壯?!辟○B甲逼降不成,惱羞成怒,想了一條殺一儆百的毒計,將陳子壯處以慘無人道的“鋸刑”,即將人從頭頂向下,鋸成兩片。但因人的軀體晃動,無法鋸下去。據說,當時陳子壯已成為一個血人,對劊子手高喊:“蠢材,界(鋸)人需用木板也!”劊子手才領悟用鋸行刑的方法。至今“界人須用板”的典故仍在廣州父老當中流傳。行刑時,佟養甲“遍召廣州諸紳,坐堂上觀其受刑以懼之”,還兇惡地問道:“諸公畏否?”可是陳子壯依然罵不絕口,壯烈犧牲。

        據傳,陳子壯的骸骨后由廣州大佛寺僧人慕義裝殮,火化為灰,安放于僧房的地下室之中。

        在20世紀50年代末期,劇作家黃錫齡根據陳子壯的事跡,寫成大型歷史劇《血染越王臺》在各地上演。近年廣州市文物管理處在沙貝村陳家祠建立陳子壯紀念館,作為市文物保護單位,以紀念陳子壯的愛國主義精神和忠烈事跡。


      相關附件

      相關稿件

     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      文章關鍵詞:
      手機版
      無障礙版
      政務微博
      政務微信
      政務郵箱
      中文字幕日韩国产_国产精品无 一区二蛮桃_久久综合久久精品_一区二区啪啪视频_中文有码在线观看_精品国产一区二区二三区在线观看